李霄鹏:鲁能偏保守不能完全释放 一时得失忽略不计

李霄鹏:鲁能偏保守不能完全释放 一时得失忽略不计

  8月4日,中超第三轮山东鲁能与上海申花赛前,中超官方对鲁能主帅李霄鹏进行了专访。

  问:现在的李霄鹏李指导和以前球员时的李霄鹏印象似乎反差很大,特别在表达方面,现在接受采访总是给人以很惊喜的东西,比如说刚抵达赛区时您说跟白衣天使比,他们抗疫不知归期,更辛苦,而我们更幸福一点。比如说在赛前发布会上您又提到了永无止境。您有没有感觉跟以前当球员不太一样了?

  答:那是你没看过我当球员时候的采访,其实我从小就是愿意说,我可能是踢球的风格不大一样。

  问:现在您在执教的时候,感觉您情绪的宣泄,包括指挥,肢体动作都特别鲜明,以前踢球时好像还是比较中规中矩。以前是用球风表现您的个性,跟现在用肢体动作好像不太一样。

  答:在足球场上你站的位置决定了你怎么做,山东鲁能这个球队相对来说,我感觉偏保守,队员不能完全释放,这是我觉得我带队也是一个难度,但是我想用场边的激励,包括我的表现来感染他们。其实比赛输赢是次要,在场上把自己的水平都发挥出来我觉得就够了。

  问:这个其实也是我想问的一个问题,就是您踢球的时代踢球是当时那样一种风格,大家的技术更扎实,然后又没有太多华丽的表现,但是能力上是非常突出的。那么现在您在场下去看着他们踢球,现在这个时代的球员们跟您那个时候比,您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答:我想这个是有争论的,很多人认为现在的球员不如原来的队员,我不这样认为。第一个就像咱们刚才说的,定点的位置技术可能跟原来有点差距,第二个这种身体素质,我们看跑、跳。但是现在队员承受压力更大,高强度跑的能力更强。原来的比赛,其实你把95、96我们认为比较好的年代的比赛录像和现在比赛录像放到一块,你去感受一下,其实差距是很明显的。

  问:那您现在有没有想对弟子们说的,让他们做到哪一点,能让中国足球再有一个进步?

  答:作为球员来说,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乐观一点,他们也是从小开始踢球,每天都面临输赢胜败,其实就是乐观一点,输了赢了这也只是你工作一部分。但是你要真正谈到中国足球的话,那我想队员可能是最低层的。中国足球成功的标志是什么?比如再次进世界杯算成功,还是联赛关注度,还是联赛能吸引更多球迷,关键是成功的标志是什么。

  问:作为您现在的身份,您觉得呢?

  答:要是我觉得,因为现在中国足球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应该在国际足坛是非主流的,包括教练也是,你没法去和欧洲,包括去和韩国日本比。想让队员成功,首先得有好教练,得有很多的教练,青训教练。第二个还有个问题,你想有更多好教练,还要有好的体系,这是很简单道理,我们把责任推给队员,其实这是不负责任。

  问:您说的教练这块也是大家非常关注的,就是我们的本土教练,近几年中超联赛虽然非常火爆,关注度也在逐步提高,但是我们本土教练却越来越少,这个赛季现在只有您和建业教练组,您觉得什么时候能有一个改变?(编者注:目前青岛黄海宣布吴金贵担任新帅)

  答:因为现在中国足球,特别是这几年,有了一个质的飞跃,在外援引进上。原来我们踢球时可能十几万美金就可以了,再往后我退役那几年,可能一百万、二百万就很贵了,现在都是几千万的外援,你说这种外援怎么和他打交道。大家都看到外教和中国队员打交道不方便,其实我们和这些外援打交道更不方便,首先你自己心里就要过这道坎。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大牌教练和大牌队员一起搭配,这是最简单的组合。再一个,既然成为大牌教练那就有他的道理,队员到他手下自然就各方面都信任他。这个并不是说中国人就要争,你在国际足坛上有没有地位?我比较幸运,就是鲁能想培养一个国产教练,才有这个机会,否则哪有机会。

  问:那当时您和佩莱,跟费莱尼或其他外援接触的时候,您自身是不是也有很大压力?

  答:我觉得比较幸运,我所接触的外援都是比较兼容的,既有个性,到球场训练场上去拼,又对教练和其他队员比较宽容。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们从一个更高水平的地方往下来,他们放下观念上的不同,我觉得就是一个很大的尊重了。

  问:从他们身上是不是也会吸取一些很有养分的东西?

  答:我也在学习,鲁能俱乐部领导选择培养我,不光我从队员身上学到东西,包括我的助手,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但是让我感受最深的就是,这些外援身上,我们所缺少的这种职业精神,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有些东西我们还在摸索,但是他们已经知道什么时候去训练,什么时候练力量,什么时候该加练,这些我觉得加练最多的也是他们。

  问:引进大牌球员进来,一方面是提升联赛水平,另外一方面其实也是希望我们本土球员能够从外籍球员职业素养方面吸取一些,其实往旁边去看,像日本最早也是走的这样的路。您觉得现在我们本土球员能不能领会到这一点,或者说小一些的球员们能不能从他们身上学到有用的东西,能够用在自己身上?

  答:首先回答后面这个问题,他不是几个外援就能解决问题的,我们想解决中国足球腾飞的问题,可这不是引进几个外援就能解决的。第二个,当年日本最早也是引进了很多明星,但是和我们现在中超的明星没法比。现在你看中超这些明星身价都是多少,费莱尼至少世界第三名,佩莱在西班牙的比赛中把俩后卫都折磨成什么样,再想想中国本土的球员竞争压力多大,让他们和佩莱对抗,能提高,但是你要解决他们本身这种解决比赛的能力,我觉得现在这对于中国球员太困难了。

  问:给我感受最深的是,现在您对于足球这个行业,包括对中国足球看得还是比较透的。那么作为教练这个岗位,在球员时代您已经有了各种各样的冠军,各种各样的荣誉,也进了世界杯了,在教练这个行业您现在有什么样自己的目标?

  答:我觉得我无论是当队员还是当教练都非常幸运的,因为在足球行业就是这样,你要想有一定成功,先不说绝对成功,你首先就要在一个非常优秀的团队里。这个我觉得我比较幸运,我当队员的时候,无论是在鲁能还是在国家队,都赶上了近多少年以来一拨比较好的队员,这个是比较幸运的。我当教练比较幸运的就是,董事会想培养我,我需要的东西他们能够给我,再一个他们不会给我太多压力,他们知道作为年轻的中国教练,承受的压力已经不小的。然后再看给我配的助手,我觉得在国内历年来,中国教练执教的球队当中,配对的助理教练包括服务团队都是最强的。

  问:那您的目标呢,近期和远期目标是什么?

  答:近期目标就是先把这次比赛,按照俱乐部董事会的要求先打好。远期目标刚才我也说了,我判断一个成功的目标就是,我想有一个能跟着我的年轻教练,以后能去五大联赛去执教,这就算成功了。

  问:在今年联赛开始之前,鲁能有一个变化,那么您觉得这个变化对于这支球队的未来会有一些改变吗?

  答: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技术问题,作为俱乐部的运作。鲁能这个俱乐部的背景,原来俱乐部是一个央企,那么很多操作就太难了,就是负责俱乐部的人承担的压力就太大了,因为俱乐部必须要快,但像政府招标、审批这些都非常麻烦。

  现在俱乐部变得更职业,包括引入了济南文娱集团,未来规划有自己的专业球场,山东省领导也非常重视,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就运作到现在的程度。但是最后还是要看效果,现在说所有都是美好的,最后看真正运作起来,就是鲁能未来发展的成功标准是什么,是争联赛冠军,还是具有统治地位,还是真正建立百年俱乐部,还是为中国足球腾飞尽力做贡献?这就得看什么是成功的标准了。

  问:说到成功的标准,这个赛季其实大家是承受很大压力,因为在疫情期间比赛,那么在这个时候球队,包括您包括俱乐部肯定也做了大量准备了,那么在这个时候都做了哪些准备来迎接这个比较残酷,或者说比较密集这样一个赛程呢?

  答:我想现在还只是一个开始,还有12场比赛,对于每个队来说,人员厚度包括人的心态是不一样的,困难也是未知的。可能我做了14场比赛队员轮换的计划,但是一个红牌或者一个伤病就影响了,那么还有队员身体情况和临场发挥等。我觉得应变是最重要的,第二个就是作为教练来说必须要有耐心,一时的得失我觉得可以忽略不计。

  问:那么这个赛区大家会认为竞争比较激烈,通过前边两轮比赛,相信您也看到了各支球队,那么您觉得鲁能的定位是什么?另外通过这两轮比赛您的观察,另外七支球队中,哪支会让您觉得表现有些意外或者眼前一亮的感觉?

  答: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我看这个赛区的几场比赛,好多球队还都是在调试,包括外援的归队情况,包括所有人员组合上,其实教练都在调试。如果要到球队最好的时候,我想应该在第四轮或第五轮,大家可能有时间对队员有更多的了解。去年我就提出一个目标,鲁能将近十年没摸到60分的高度了,我们希望今年能拿到60分,但是由于疫情原因,赛程也变了。现阶段最重要的是要进入第二阶段的争冠,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问:鲁能很重要的一个基础就是青训,鲁能青训在全国是首屈一指的,这个是大家都知道的。您在对年轻球员的运用上也是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在您看来鲁能底下更年轻的球员还有多少成长空间,什么时候能达到中超这个平台的水平?

  答:其实这是一个很严肃的话题,因为面对的是年轻人。我在培养年轻人的时候因为结合我自己的经验,和我看到的历年鲁能年轻人成长轨迹,我想说,机会是争出来的。首先在队内争,争上场的机会,第二个还要和外面去争,这两项缺一项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