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足球两大联赛复赛问题多 日本体育界失算了

  上月迎接东京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的纪念仪式上,日本泳坛名将池江璃花子在东京国立竞技场许下期许,“从逆境中爬起来时,总需要希望的力量。愿一年后的今天,希望之火能在此绽放光辉。”这是这位年初刚刚战胜白血病病魔的游泳天才少女对自己的期许,也是东京奥运会主办国日本对世界体坛的愿景。

棒球足球两大联赛复赛问题多 日本体育界失算了

  然而事与愿违,进入7月下旬以来,第二波疫情已在日本蔓延,疫情也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大规模侵袭日本体坛。据日本媒体8月12日报道,日本大学游泳队暴发新冠聚集性感染事件,目前已超过10人确认感染;日本职业足球联赛也遭遇大麻烦,J1球队鸟栖砂岩有包括主教练金明辉在内的三人确诊感染新冠,另有七人“极有可能感染”,而金明辉在感觉不适的当天,还带队指挥了本队与鹿岛鹿角队的联赛。

  职业、大学、高中体育界均发生不幸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从8月3日至8月9日一周时间内,日本累计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超过万人,疫情形势正不断加剧。日本大学游泳部聚集性感染事件源自8月1日,当时一名男性工作人员确诊感染。随后,约70名工作人员与接触者接受了核酸检测,结果超过10人确诊感染。目前,日本大学游泳部的训练活动已被暂停,日本泳联也宣布取消原定于本月27日在东京举行的日本大学与中央大学的游泳对抗赛。

  好在,目前就读于日本大学大二的池江璃花子未受此次事件波及,从本月初起,她已从学校转至所在的文艺复兴体育俱乐部训练。据悉,20岁的池江璃花子将于本月29日重返赛场,参加东京都特别游泳大赛的50米自由泳项目,这位从白血病中康复的名将也将时隔一年零七个月后首次参赛。但疫情之下,这场比赛能否如期举行,仍是一个问号。

  此外,日本足坛也暴发了新冠疫情集体感染事件。J1球队鸟栖砂岩有多人确诊感染新冠。据日方公告显示,鸟栖砂岩日籍韩裔主帅金明辉8日白天感觉不适,但体温正常,也未出现咳嗽及味觉、嗅觉障碍等症状,依然坚持现场指挥了与鹿岛鹿角的J联赛第9轮比赛。9日上午,金明辉体温依然正常,但当晚发烧至38℃,经核酸检测,他于10日确诊感染新冠,成为此次集体感染事件的第一例。

  此后,鸟栖砂岩俱乐部所有89名成员接受核酸检测,已有包括一名球员在内的两人确诊,另有七人“极有可能感染新冠”,并正在等待复查结果。原定于当地时间昨晚开打的鸟栖砂岩与广岛三箭的日联杯小组赛已推迟,但因日方认为金明辉“没密切接触”过鹿岛鹿角的球员和工作人员,因此鹿岛鹿角与清水鼓动昨天的日联杯照常举行。

  8月9日,岛根县松江市正大淞南高中的足球校队发生更大规模的集体感染事件,包括86名校队球员与两名教练确诊。据《朝日新闻》报道,首先感染的一名住宿生发烧后在宿舍休息,最终有80名校队住宿生、六名校队走读生以及两位教练感染。事发后,该校其余约200名学生全部进行检测,又有多人确诊新冠。

    棒球足球两大联赛复赛问题重重

  金明辉所在的鸟栖砂岩队已是J1联赛7月初复赛后第二支出现新冠疫情的球队。上月底,名古屋鲸八俱乐部的后卫宫原和也、中场渡边冬斗和一名俱乐部工作人员感染新冠。

  事实上,日本在疫情下复赛的脚步之快一直饱受质疑。3月,当全球疫情形势尚不明朗时,日本职业篮球联赛一度在舆论的风口浪尖重启。重启当天,北海道队就出现三名球员体温超标,不得不临时取消比赛。日本职业篮球联盟对疫情的忽视和不作为促使多名外援“出逃”,联赛不得已于3月27日取消,这场闹剧方才落幕。加上已因疫情赛季取消的夏季甲子园大赛,日本职业体育眼下仅存日本职棒联盟和足球三级联赛。

  日本职业棒球联赛与J1联赛分别于6月末与7月初重启。当韩国足球联赛、欧洲足坛还在想方设法以科技手段弥补空场比赛氛围不足的问题时,日本两大联赛又于7月10日允许观众入场观赛,每场现场人数上限多达5000人。日本职棒联赛的情况并不容乐观。福冈鹰队的长谷川勇本月初确诊新冠,成为第六名确诊的日职棒球员,也是复赛以来首位确诊的球员。根据计划,两大联赛原计划从8月起将入场观众人数增至球场容量的一半,但鉴于日本目前正遭受第二波疫情冲击,该计划已被搁置。

  作为明年东京奥运会的主办国,日本两大联赛大步迈向复赛,本是想向世界展示应对疫情与办赛的能力,为奥运会做准备。然而随着国内体坛不断曝出大规模感染事件,东京奥组委本月也有工作人员确诊感染,日本迫切希望展示体育世界重回常态的愿景再次落空。(文汇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