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众品牌为何取代锐步与耐克UA分庭抗礼

  尽管美国疫情没有消退的迹象,但UFC在4月复赛后依然如期举办,是全美第一个正式复工的大型体育赛事。

  进入7月,他们又宣布了一个商业上的重磅消息:未来不会与Reebok(以下简称锐步)续签合约,而改与格斗服装品牌Venum(以下简称毒液)合作。

  该品牌将从2021年起,成为UFC新的服饰装备合作伙伴。

这小众品牌为何取代锐步与耐克UA分庭抗礼

  据了解,UFC与毒液的合作金额并不及当年与锐步,但毒液和UFC承诺新合约将会让旗下选手获得更好的赞助待遇。

  在锐步之前,UFC的选手比赛时都是根据自己的喜好和个人赞助商选择装备。不过随着UFC的日渐壮大,寻找一个统一的服饰赞助品牌成了白大拿的目标。

  2014年,UFC与锐步签署了独家赞助协议,从2015年7月12的UFC189开始,锐步会为UFC选手及其团队在比赛周的活动中提供运动鞋和服饰。这份垄断性合同为其6年,价值高达7000万美元。

  收钱的UFC自然要维护锐步的权益,拳手不可以再在比赛中穿着锐步品牌以外的运动衣、短裤及战靴,这也就意味着选手们失去了在衬衫、比赛装备和标语上得到个人赞助的机会。

这小众品牌为何取代锐步与耐克UA分庭抗礼

  不过,作为补偿,锐步会在每场比赛中给予选手现金赞助。

  锐步针对不同档次和资历的选手,使用了分级赞助系统。选手头三场UFC比赛每场可获得3500美元,4-10场时每场获得5000美元,11-15场时每场获得10000美元,16-20场时每场获得15000美元,21场后每场获得20000美元,冠军赛则每场赞助40000美元。

  此外,锐步还可以和选手达成协议赞助,让实力超强的选手只需几场比赛就可以拿到一个高额的赞助费用。

  以张伟丽为例,她在今年3月的UFC248中,卫冕了草量级金腰带,收获29万美元。

  这个收入包括了四部分:出场费10万美元(锐步协议),获胜奖金10万美元,最佳比赛花红5万美元,格斗周奖金4万美元。而她的赞助奖金,也是随着一场接一场的胜利才水涨船高的。

  2018年8月5日,张伟丽在洛杉矶UFC227首秀,三回合判定胜美国本土选手丹妮尔-泰勒,这场比赛她共收入3.15万美元,出场费仅为1.4万美元。

这小众品牌为何取代锐步与耐克UA分庭抗礼

  2018年11月24日,张伟丽在北京凯迪拉克中心举行的UFC格斗之夜141比赛中,首回合十字固降服获胜。这场比赛她出场费涨到1.6万美元,单场比赛收入3.55万美元。

  2019年3月3日的UFC235,张伟丽3回合判定击败排名第7位的特西娅-托雷斯。她的出场费涨到1.8万美元,单场收入3.95万美元。

  直到拿到冠军那一战,张伟丽的身价才真正飙升。2019年8月31日,UFC格斗之夜深圳站,张伟丽首回合KO安德拉德夺下草量级金腰带。这场比赛张伟丽出场费一下涨到10万美元,单场收入猛冲到18万美元。

  截止目前,张伟丽是UFC中获得赞助金额最高的中国选手。

  除了比赛赞助以外,拳手还可以获得一定比例的锐步商品销售作补偿,也就是商品卖得多,拳手赚得多。

  不过,这个比例对于选手来说相当不友好,新星Sean O‘Malley日前就表示,锐步用有他形象和名字的商品赚了1百万美元,但到他手里的只有区区3000美元。

  “这太荒谬了。我以为我能分到15%。这不是玩我吗?那些锐步的漂亮服装,我告诉你,不要买!”

  像Sean O‘Malley这样对锐步不满的例子,并不是孤例。

  事实上,在职业拳击比赛中,选手装备和服饰上出现五花八门的赞助商logo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这也是选手价值在市场上的一个恰当体现。

  约书亚身上的广告能够让他进账千万美元,而康纳却并没有从锐步获得符合其身份的收入。

这小众品牌为何取代锐步与耐克UA分庭抗礼

  锐步的垄断让许多刚刚进入八角笼的拳手,只能拿到一个固定,且低于个人预期的金额,自然会招致不满。甚至有人提起过对锐步垄断的诉讼。

  作为UFC的掌门人,白大拿在6月也明白地表示,和锐步关于服饰装备的合同到期后,双方不会再续约,新的合作伙伴将在NIKE,UA和Venum中间产生。

  最终,毒液成为了新的UFC服饰装备合作伙伴。

  尽管相对NIKE与UA,这家比利时品牌名气没有那么大,但在格斗圈内,很多人早已经是该品牌的拥趸。

  毒液创设于2006年,上市后很快就以自己的独创性设计成为了格斗运动品牌中的佼佼者,曾赞助过前UFC冠军如何塞-奥尔多、奥运和职业拳击双料拳王洛马琴科。

这小众品牌为何取代锐步与耐克UA分庭抗礼

  毒液赞助拳王洛马琴科

  而在中国国内,毒液在圈中的认可和知名度也非常高,曾经签约过的中国选手包括王冠、张成龙、拜山波、熊竞楠等。

  这其中既有综合格斗选手,也有自由搏击和拳击选手。

  据新浪体育了解,毒液此次能够和UFC达成合作,最关键的因素就是承诺选手待遇的提高。

  在签约完成后,UFC营运总监Lawrence Epstein在访谈中就表示,毒液未来给予选手的赞助,肯定比锐步要更为丰厚。

  “我们可以很自豪地说,当与Venum达成合作后,运动员通过服饰政策获得的费用将会有明显的增长……目前尚未有确实的数字。这些资料将会在稍后披露,但我可以打保票,从2021年4月开始的比赛起,这个费用会成为一个里程碑。”

这小众品牌为何取代锐步与耐克UA分庭抗礼

  事实上,拳迷也很期待这次合作。

  相比搏击属性和标签并不明显的锐步,毒液Venum是一个专属的格斗品牌。他们的产品,也更容易受到喜欢格斗粉丝们的青睐。

  毒液在国内的最大代理,王牌格斗创始人王树祥告诉新浪体育,他们很早就开始在国内布局了。

  国内搏击圈一直流传着王树祥的一句口头禅,“地址给我”。

  只要是选手到这边买训练装备的,全部免费。

  早期毒液在国内的认知度并不高,一个商品要想销售得好,必须先要打出名气,才会有销量。于是王牌格斗就从用毒液装备赞助选手开始做起。

  一个优秀的选手,他对装备的选择自然也是挑剔的,能够赢得他们的信赖,自然会带动拳迷对品牌的了解和信任。

  毒液前前后后一共赞助了将近100位中国选手,包括了中国搏击各个时代的代表人物:张铁泉、李景亮、王冠、王赛、康恩、徐琰、邱建良、魏锐、龚艳丽、张成龙、张伟丽等等。

  这也让他们成为了如今圈内识别度最高和销量最好的品牌之一。

  现在毒液已经拥有了天猫旗舰店,京东旗舰店,海外旗舰店。很多拳馆和俱乐部都能看到毒液的产品和装备销售。

这小众品牌为何取代锐步与耐克UA分庭抗礼

  粉丝的忠诚度和购买力,相比大品牌也是不遑多让。

  值得一提的是,王牌格斗每年都会赞助4、5部影视作品,如开心麻花出品的《羞羞的铁拳》,将综合格斗的另一面通过喜剧的方式在大银幕呈现给观众。

这小众品牌为何取代锐步与耐克UA分庭抗礼

  王牌格斗总经理王树祥与演员马丽

  通过赞助电影,毒液本身在自己专业领域的优势得到强势体现,更多人由此了解了搏击,认识了这个品牌。这样的营销手段不可谓不高明,这么一来毒液想不火都难啊。

  不过,毒液最终能不能得到UFC选手的认可,明年才会有答案。

  但毒液的案例至少可以证明,一个踏踏实实在行业里做事的品牌,即便小众,同样可以赢得粉丝的口碑和钞票,同样可以活得很好。

  (葛思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