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鲁斯堡的台前幕后:球员解说双重身份的麦叔

  在斯诺克运动最负盛名的世锦赛历史中,今年无疑是特别的一届。从延期到允许少量观众现场观赛,再到迎回现场观众一天后又闭门举行。

  2020年斯诺克世锦赛仅有少部分工作人员、球员和媒体人员能够进入克鲁斯堡剧院。阿兰·麦克马努斯便是其中身兼球员和媒体人双重身份的存在,他通过资格赛的考验来到正赛,出局后又继续为BBC担任解说。

克鲁斯堡的台前幕后:球员解说双重身份的麦叔

  那么就让我们切换到麦克马努斯的视角,跟他到克鲁斯堡走一走……

  马克马努斯以10比5击败莱斯特人路易·希思科特,自2016年以来首次以球员身份来到克鲁斯堡,首轮对阵三届世锦赛冠军马克·威廉姆斯,第一阶段一度以5比4领先,但第二天返回时6局全负,5比10被威廉姆斯淘汰出局。

  49岁的麦叔显然更想在观众面前表现,不过他也承认,今年无观众的赛场环境会减少球员的压力。

  “今年的比赛可能不像往年那样,给人那么多戏剧化和压力的感觉,”他说,“我一般会很紧张,或多或少都会神经紧绷,赛场环境真的感觉好不现实。”

克鲁斯堡的台前幕后:球员解说双重身份的麦叔

  “为那些克鲁斯堡首秀球员感到遗憾,虽然他们的表现相当不错,我和杰米·克拉克聊了聊,他很喜欢这个环境,我觉得他只能想象一下这里座无虚席的样子了。”

  在结束台前的表演后,苏格兰人转战幕后,在麦克风前压着嗓音继续输出。解说席按照防疫措施进行了一番改造,解说席被有机玻璃挡板一分为二,分别从两个门进入。

  虽说条件限制颇多,麦克马努斯表示转去幕后让他忘记了今年的不同。“在解说席你其实不太会注意有没有观众,在解说比赛时我沉浸进去了,”苏格兰人说道,“有一场球我说得有点激动,提高了音调,他们都能在另一个房间听到我的声音。”

克鲁斯堡的台前幕后:球员解说双重身份的麦叔

  “有点不好意思,但确实也有些无可厚非,偶尔是可以提高音量的,比如在一杆好球或一局结束时,观众掌声很大,谁都不会发觉。我一般喜欢看着屏幕解说,而不是直接看球台,也就看不到空荡荡的观众席,能听到提前录好的掌声,却忘了实际上没人在场。”

  “必须得说,这个掌声音效确实是一个好事,让人有沉浸式的体验,有时我得抬头看球台才想起来没有现场观众,其实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对那些在家通过电视观赛的人来说其实区别不大。”

  “晚上我回到房间会看一些回放,确实在电视上看比赛感觉更真实,希望之后的比赛能继续放这种欢呼声音效。”

克鲁斯堡的台前幕后:球员解说双重身份的麦叔

  今年赛事闭门举办,能在现场工作的媒体人是少之又少,麦克马努斯作为其中之一深感自豪:“能参与其中我感觉很幸运,头一次和罗伯·沃克还有乔·佩里共事,就算彼此间有挡板间隔,但仍能互相交谈。”

  “我们有一个按钮可以直接联系到对方,有自己的小空间也是好事,不必和别人挤在一起,还能有自己的小衣橱。”

  “安东尼·麦克吉尔对阵杰米·克拉克那场我解说了全程,感觉一共得打了十个小时多。和某人共处这么长时间,好在挺有趣,彼此的关系会更近。”(世界斯诺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