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网取消世界网坛凛冬已至 低级别赛事损失最严重

温网取消世界网坛凛冬已至 低级别赛事损失最严重

  每年夏天,位于伦敦西南部的温布尔登小镇吸引无数网球迷前来“朝圣”,中央球场一票难求,球场边的“亨曼山”也人山人海,球迷们席地而坐,通过巨型屏幕了解球场内的赛况。然而,今年温布尔登这道特有的风景,将因新冠疫情不复存在。

  4月1日,温网组委会宣布取消今年赛事,这是温网75年来首次取消比赛,无疑给网坛沉重一击。而随着网球赛事停摆日期不断推迟,职业网坛的凛冬已经来临。

  首次因非战争原因取消

  事实上,全英俱乐部上月下旬发表的声明已预示着直接取消今年赛事将成为他们的选择。全英俱乐部当时表示,根据英国卫生部的建议,留给他们的选择十分有限,“由于草地的特质,推迟比赛将产生显著的风险和难度。‘空场’比赛则已被正式排除。”

  因此舆论早已认定今年温网取消成定局,只待正式宣布。4月1日,全英俱乐部终于发表正式声明:“全英俱乐部出于对公众健康的考虑,决定取消2020年的温网,这无疑是一个令人感到无比遗憾的决定,但是我们现在最关心的还是球迷、球员、俱乐部成员、裁判等人的健康和安全,他们是温网取得成功的基础。我们应该承担起责任,去面对这一全球性问题带来的巨大挑战。”

  创办于1877年的温网,不仅是历史最悠久的大满贯赛事,也是最具声望的一项大满贯。在现代网球的起源地,草地郁郁葱葱,白衣翩翩起舞,观赛礼仪几近苛刻,这些诉说着温网的与众不同。而在长达134年的历史上,温网只因一战和二战而被迫在1915年至1918年、1940年至1945年两度停赛,如今却在二战后首次遭遇取消。

  在全球体育赛事都按下暂停键的当下,温网不出意外的取消还是给整个网球界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就在温网宣布今年赛事取消前一天,八届温网男单冠军费德勒在社交媒体上晒出自己在雪中对墙击球训练的视频。他在社交媒体转发今年温网取消的消息时,只用了“极度震惊”表达心情,原本今年温网将是瑞士天王扩大对纳达尔大满贯冠军数量领先优势的良机。

  对于费德勒等顶尖选手,温网取消意味着他们失去了书写历史的机会;而对于世界排名50名开外的球员,则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巨额”奖金。原本球员只要通过温网资格赛考验或者凭外卡登上温网单打正赛舞台,即使首轮出局也能带走约5万英镑,而如今,网球赛事全面停摆正让他们深陷个人经济危机。格鲁吉亚女选手索菲亚·沙巴塔娃向国际网球联合会(ITF)求助,希望ITF能帮助数百名在停摆期间面临生计问题的球员,给予他们一定的经济支援。

  低级别赛事深陷困境

  据《泰晤士报》透露,全英俱乐部颇具远见地购买了流行病相关赛事取消险,他们将从中获得约1亿英镑的赔偿费,并通过这笔赔偿费对转播商、赞助商等进行赔偿,但其他三大满贯均未购买相关保险。法国网协就曾表示,一旦今年法网无法进行,他们将损失2.6亿欧元。因此也就不难理解法网为何不顾争议将赛事推迟至9月举行。

  而对于普通巡回赛,主办方更不会花上数十万美元购买流行病相关保险。“我们有针对地震或恐怖主义的保险,但据我所知,没有一站普通巡回赛购买针对流行病的保险。”埃德温·温多尔费尔是ATP斯图加特站的管理人员,他表示,仅维护草场一年就要耗资60万美元。如今这站原本6月开打的草地赛事已取消,主办方将独自承担损失。

  《纽约时报》认为,受新冠疫情冲击最严重的正是盈利能力极其有限的低级别赛事。ATP250赛事平均净利润约12.5万美元,平均运营预算却高达400万美元。2018年,13项ATP250赛事处于亏损状态,这一数字今年更将暴涨。赛事一旦面临财政危机,将不可避免地走上出售巡回赛举办权之路。

  温网宣布取消后,WTA和ATP随即发布联合声明,称巡回赛将停摆至7月13日。美国网球选手伊斯内尔认为,“这不是危言耸听,今年巡回赛也许将全部报销了。纽约已经成为这场危机的风暴中心,美网就是下一个。”网球是一项高度国际化的运动,选手参赛依赖于旅行。而如今世界各地防疫政策不尽相同,对旅行的限制亦不会同步放开,因此网球将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新冠疫情还将持续多久,网球赛事将停摆至何时,没人知晓确切答案。无论是费德勒等顶尖球员还是金字塔底端的选手,又或是各级别赛事主办方,他们都无法在这场席卷全球的公共卫生危机中独善其身。

  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