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东陆退役:为比赛差点失明丧命 我有个最大遗憾

隋东陆退役:为比赛差点失明丧命 我有个最大遗憾

  记者鲁蜜报道 “属于中国足球的后浪,掀起来了。”

  说这番话时,隋东陆是坐在家里的客厅里观看电视转播,而不是他曾经驰骋的绿茵场。

  这个夏天,37岁的隋东陆正式告别了自己征战了17年的职业足球,退役了。但是,足球仍占据着他的心田,新赛季的中超在重重困难之中开打,新生代球员涌现,韦世豪连续三轮比赛收获进球,引发了电视机前的隋东陆无限感慨……

  是时候说再见了

  今年实际上也是一个退役潮,看到一些同一时期的球员都退役了,我内心还是很感慨的,但是,这实际上也是足球的一个发展规律。

  《足球》:其实从今年开始,你与河南建业的合同到期,就没有再去找新的俱乐部了。退役的打算,是否在那个时候萌生了?

  隋东陆:其实还是有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从事足球已经17年了,如果真的就此退役,没有那么容易放下,心里是很多的不舍。今年的情况很特殊,一方面是遇到了疫情,另一方面是中国足球实施的新政策对很多老将来讲不是太好,很多俱乐部也想把更多的机会留给年轻球员,我看到这个趋势的变化后,也在想想自己的情况。经过几个月的思想斗争,也和家人沟通了很久,觉得是时候说再见了。

  现在,你脑海中是关于未来的画面更多,还是关于过去的画面更多?

  想了很多,过去的有,未来的也有。过去的画面更多是我从一个懵懂小孩长成为一米九的大汉,那些峥嵘岁月像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回放。未来呢?我也想过,主要是想自己17年来都是从事这一个行业,未来还有什么可以去做呢?这是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

  其实就在去年,你还在中超这个平台上踢球,很多人都觉得你还会再继续踢球,就此退役,会不会自己也觉得挺可惜的?

  从去年我个人的情况来看,我也觉得自己还能继续踢一年的,但现实的情况不是我自己能够决定的。今年实际上也是一个退役潮,看到一些同一时期的球员都退役了,我内心还是很感慨的,但是,这实际上也是足球的一个发展规律。今年增加了外援的名额,可能以前外援少一个的时候,需要老队员出来压压阵,现在外援多了,换人名额也多了,这种情况下,俱乐部可能愿意把更多的机会拿来锻炼年轻球员,这样一来,老队员的生存空间就小了。我当然也会觉得可惜,但是也需要去正视这个变化和接受这个现实。

  退役这个话题虽然对于你们来说比较沉重,但事实上却是每个职业球员必经的一道关。现在就站在这个关口时,对未来你有什么具体的打算?

  今年我的目标是先把教练证再升一级。我现在是C级教练证,今年想考到B级。然后慢慢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我还是想从基层教练做起,去感受和适应一下新角色。

  退役后的这段时间,你是一种怎么样的生活状态?

  这段时间,两个孩子都放假了,一个在姥姥那儿,一个在奶奶那儿,我也有更多的时间和妻子享受二人世界。以前球员时期,每年最长也就一个月的时间在家。现在大女儿已经8岁了,小女儿也长大了。前段时间孩子在身边的时候,我会接送她们上学放学,然后去买菜。家里人也跟我说了,孩子的童年时间不长,等到长大成人之后也会离开父母,得多陪陪。我已经缺席了她们过去很长的成长时光,现在想要弥补回来。小女儿有很多小伙伴,有一次她们突然见到了我,就问她:“原来你还有爸爸啊?”这一问可真是触碰到我内心了。就像你说的,球员在场上都是光鲜的,但是离开球场回到家里,其实都是普通而平凡的人,也需要承担生活的责任。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把整个青春都放在了足球身上,这个选择对你来讲是一种什么样的意义?

  我觉得是角色的转变,还有就是新生活的开始吧。

  足球带给了我太多的美好,我想把这些美好都留在心里,等我老了的时候,我想把这些记忆都讲给孩子听。也想把自己这么多年来积累的经验,用到培养小球员的身上。另外,以前作为球员,只是用球员的视角在中国足球这个圈子里看人看事情,对于有些事情的发生或者决定都不能太理解,我现在想换个角度去看中国足球。

  征战17载的印记

  伤痕有很多,看着这些伤痕,觉得自己曾经为那片绿茵征战过,努力过,为了自己的那份憧憬去奋斗过……

  《足球》:随着年龄增大,出场时间也开始变得少了起来,但只要你出现场上,你都非常拼,甚至经常有头破血流的情况出现,这是你一直以来的风格吗?

  隋东陆:我一直觉得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加上我踢球的位置是中后卫,必须要求我每球必争,如果我不争,那么漏球的后果就很可能是丢球,甚至是失利。加上我也是老将了,必须要给年轻球员做一个模子,这样他们才能尽快成长起来。

  记得比较危险的有两场:一是当年在深圳时眉骨被撞破,缝了18针,左眼差点就此失明;后来与东亚队的比赛,和颜骏凌冲撞造成 “血气胸”,险些当场丧命。经历的这些危急时刻,事后会不会害怕?现在回过头怎么看当时的自己?

  对啊,当时是差点失明了,后来的血气胸也差点丧命。我记得当时我倒地之后已经喘不上气,直接就被救护车拉走了,到了医院都来不及上麻药,就直接撕开球衣在咯吱窝下挖了个洞插管。事发那时我还是有意识的,但没想到这么严重。现在回过头来看,还是觉得后怕,但如果情景再现的话,我还是会去争那个球的。

  这些年的征战在你身上留下的伤痕,对你来说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伤痕有很多,包括腋下的那个大口、眉骨缝针留下的疤痕、鼻梁断后做过的手术。我看着这些伤痕,觉得自己曾经为那片绿茵征战过,努力过,为了自己的那份憧憬去奋斗过,可能称不上是自己的“荣誉勋章”吧,但我觉得自己至少是绿茵场上的一个勇士。

  说到足球给你生活上打下的烙印,17年的足球生涯,你遇到了很多人很多事,有哪些是你至今难忘的?

  有很多人,像王宝山王导、牛洪利牛导、李树斌李导,还有很多外教以及本土教练。他们既教给我很多,也陪我成长,这些都是我很宝贵的记忆。

  一提到你,很多人都会想到王宝山,把你称作为“王宝山的嫡系”。你怎么看待人们给你的这个标签?

  我觉得能够理解。因为从我的职业生涯开始那天,就和王导有着很深的渊源。那时在红塔,他是管理层,可以说他和牛导是最了解我竞技水平的人,因为在巴西四年,牛导都一直陪在我们身边。后来王导开始自己当主教练,也是因为太过了解我,就一直带着我。其实我们在生活中基本上是没有什么谈话的,我也觉得男人之间不需要太多的语言交流,他看我踢球,我看他带队,仅仅是这样一个过程,日积月累下来,默契和信任就会产生。

  你们之间算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他教我踢球,也教我做人。

  在江苏他第一天带我踢球的时候,就跟我说过,要踢好球就首先要做好人。我其实也想问但一直没问过,为什么他到哪个俱乐部执教,都会想到邀请我也过去?我觉得教练员选择用人有他的标准,有的教练会更看重球员本身的技术素养,而有的教练则更看重球员的品质。以我对他的了解,就像我之前说的,国内球员的水平差距不是太大,在这种硬件上差距不大的情况下,他可能更看重球员的品质。

  初心从未改变

  踢球是我们的生存方式,而生存以外,我们还要追求精神上的完整,就像人们吃饭是为了生活,而生活绝不仅仅只为了吃饭一样……

  《足球》:你也是中国足球职业化的一个见证者,17年来你对职业化的最大感触是什么?

  隋东陆:可能我们球员的视角跟一般球迷的不一样。我觉得我们中国足球一直在进步当中,俱乐部经营者的理念在进步,落实到场上,训练模式和比赛的硬件都在提升,我觉得在中国足球职业化的过程中,是在朝着世界顶级联赛的方向靠拢的,总有一天我们也会登上世界的舞台。

  你还记得自己刚刚到红塔俱乐部、迈入职业队的时候吗?那时候自己对中国足球是一种什么样的憧憬?

  刚去红塔的时候,就到了巴西学习,那时候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想着好好训练,能够踢出点名堂来,为中国足球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红塔是我梦想开始的地方,我想跟大多数球员职业生涯的第一家俱乐部一样,初次登场,总想着要去为自己挣得一席之地。我一直觉得足球是一片大海,只有最上边的海水才能激起浪花。

  这种憧憬贯穿了职业生涯的始终?

  确实是这样的,哪怕在这个过程中,我经历了一些磨难,俱乐部的起伏加上职业生涯的起伏,中国足球其实在这个过程中也是经历了一些黑暗的时期。但是从我个人而言,那种憧憬是一直没有变的,包括我职业生涯末期,我也是跟身边的年轻球员这么讲的。作为球员,踢球是我们的生存方式,而生存以外,我们还要追求精神上的完整,就像人们吃饭是为了生活,而生活绝不仅仅只为了吃饭一样。

  去巴西学习那段经历,是不是你职业生涯一个比较宝贵的体验?

  是的。我觉得中国球员趁年轻时出去看看是好事。那时,我们加练的时候,会看到一些普通市民在那儿踢球,当时我们才十几岁,踢球的人大都是四五十岁了,我们还开玩笑叫他们“老年人”,但是跟他们踢比赛,我们居然连球都摸不到。后来我们也经常跟当地一些业余球队踢球,真是踢不过。那段记忆真是给了我很多启示,我觉得现在的球员去留洋,也一定要真正从内心被打动,把国外踢球的先进技术融入到骨子里,才算是留洋成功。

  你的职业生涯经历了很多俱乐部,在这些不同俱乐部的征战经历,给不同时期的你带来了什么?

  我在红塔效力一年,江苏一年,在深圳是伤了两年没踢球,后来去了重庆,经历了冲超和保级。我很感谢我职业生涯经历过的所有俱乐部,在我17年的生涯里,这些俱乐部扮演着不同角色,见证了我的成长和成熟,也因为有这些经历,我的职业生涯才不枉此行。在这么多年的征战中,其实重庆是我效力最久的一家俱乐部,在那儿经历了冲超和保级,我最好的一段时光都留给了重庆。

  职业足球有它的发展规律,职业球员的生涯也有起伏,你是否也在这个过程中看到了很多现实的残酷?

  我觉得大多数球员的职业生涯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当然可能也有个别的幸运儿,但极少。足球是一项竞技运动,不仅是要和对手竞争胜利,也要和队友竞争位置,这个其实就是职业足球最本质的东西,也是最现实和最残酷的东西。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就看你用什么心态去对待了。在我看来,其实中国球员的水平差距不大,就看心态和机会的把握谁更好一点。

  你的整个职业生涯经历过冲超和保级,受过伤,也经历过重新回到赛场那种喜悦,那么对你来说有没有什么遗憾呢?

  从整体来看,其实我觉得我的职业生涯是圆满的,我做着我最喜欢的事情,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值得珍惜的了。如果要说遗憾的话,就是17年的足球生涯,没有进过国家队吧。我之前说过,我一直以来对足球的憧憬,就是想要为中国足球出一分力,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进入国家队为国征战,很可惜的是,我没有机会了。但我会把这份初心一直保留下去,在转型后为我们国家的足球培养更多的人才。